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休闲娱乐

市长母亲弄脏富婆名贵包,拿不出八万赔偿,被抓到派出所打断肋骨

时间:02-02 来源: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:17

市长母亲弄脏富婆名贵包,拿不出八万赔偿,被抓到派出所打断肋骨

创作声明:本文为虚构创作,请勿与现实关联锦城市的金凤街是本市最豪华的一条商业街。时逢周末,日上三竿,街道两旁的行人络绎不绝。人群中一个衣着朴素的老大娘,手里提着一个篮子,匆匆经过一家装修豪华的服装店门口时,不小心正撞到一个从门内出来的漂亮女人身上。女人手里拎着的一个精致包包,瞬间被撞在了地上。老大娘赶紧放下篮子,弯腰捡起包包,顺便拍打了几下上面的灰尘,递给女人道:“对不起,是我不小心……”“哎呀,你的手这么脏,竟然敢碰我的包!”女人面对递过来的包,就像看到的是毒蛇一般,直往后退。老大娘看看自己乌黑的手指,连忙掀开篮子上面盖着的花布,解释说:“大姐……”女人顿时一声尖叫:“什么大姐?我比你老吗?”老大娘看着眼前女人那张浓妆艳抹,比雪还白的脸,赔笑着继续解释:“我不是那意思。姑娘,我的手不是脏,是这段时间打了核桃剥壳的时候,染上的核桃汁液是黑色的。今天早晨我来城里的时候,已经用肥皂洗了好几遍,不会弄脏你的包。不信,你看看我摸自己的脸,没有花,对吧?”女人看着篮子里果然装的是核桃,又看看老大娘的脸,满面皱纹,花不花也看不出来,立刻发怒道:“你还说没弄脏?既然核桃汁液用肥皂水都洗不掉,我刚买的名牌包被你的手碰过,肯定也毁了。你得赔我包?”此时,店门口已经聚集了许多路过的行人。大家抱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态度,你一言我一语地议论着。“这女的穿得珠光宝气,说话又这么横,不是富婆就是官太太,肯定惹不得。”“老大娘一看就是从农村来的,这下子要倒大霉了。”“真是天有不测风云,人有旦夕祸福啊。”老大娘看着拿在手里的包,比巴掌大不了多少,想来也不值多少钱,当下试探性地问道:“姑娘,这个包多少钱?”女人鼻子一哼:“这包是全球限量款,八万。”“啥?八万?”老大娘盯着手里的包,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,一脸不相信:“就这么点料,就值八万?”女人冷笑一声:“就凭你一个乡下老太婆,哪里见过世面。我好好的包被你的脏手摸来摸去,就是没弄花,我也是不会要了,快点赔钱。”老大娘急了:“我身上哪有这么多钱?你就是把我卖了也赔不起啊?”“你没有?就通知你儿女拿钱来赔呀。瞧你提一篮子核桃进城,又没有准备秤来卖,定是有儿女住在城里,想给他送去。我说得没错吧。”女人一番分析头头是道。围观的群众纷纷点头附和。都说有钱的女人都贼精,这话确实有道理。“我儿子确实在城里上班,可是我不记得他电话号码。”老大娘老老实实地承认道。“你儿子在哪个单位上班?我让人帮你通知。”“他跟我说在市里头上班。”女人一听傻眼了,想不到这个老大娘如此糊涂,不仅没儿子电话,连单位也不知道。她正要发火,眼睛无意间瞟到篮子,立时怒了:“老太婆,你还真会装,你啥都不知道,那你这核桃怎么送啊?”“我老伴跟我说了,在商业街乘坐10路公交车,过五个站下车,就能找得到。”老大娘信誓旦旦地表示。但女人哪肯陪着老大娘一起坐公交车去找她儿子。她本来不想把事情闹大,自己能解决就自己解决,如今眼看老大娘装傻充愣的模样,压抑的怒火终于忍不住爆发了。“呸,你有时间编,老娘可没时间给你耗。”女人拿出手机,拨打了一个电话,“老公,我在金凤街遇到了一点麻烦,你派人来处理一下。”老大娘还在说着好话:“姑娘,我真没编,我带你去找到我儿子后,让他看看你的包。从小我妈就教我,损坏了东西要赔偿,果真是我弄坏了你的包,我一定叫他帮我赔。”就在这时,一辆警车疾驰而来。车上下来四五个警察,为首的胖子来到女人面前,毕恭毕敬地问道:“刘夫人,出啥事啦?”女人一指老大娘:“这个老太婆弄脏了我刚买的包,价值八万,她身上没钱赔不起,又说不清儿子的工作单位。你们带回所里,问清楚她的身份,让她儿子拿钱来赔。”“明白。”胖子转身对老大娘说道:“大娘,给我们去一趟派出所。”“我不去,我不去派出所。”平民老百姓看到警察都会有一股天生的恐惧,桂婶亦是如此,立时吓得连连后退。“大娘没犯法,为啥要去派出所。”围观的群众中,一个打抱不平的瘦老头大吼一声。“就是,警察不能乱抓人。”一部分人也跟着嚷嚷起来。“你们快把她弄走。”在女人的指示下,两个警察不由分说,一左一右架起老大娘,就把她推去警车。“我的核桃……”老大娘一边挣扎一边大叫。但她哪里挣得脱身强力壮的警察,很快就把关到了警车上。随即,几个警察跳上车,开着车离去。“都怪这该死的核桃,害得我心爱的包被毁了。”女人气得一脚踢翻篮子,随即坐上豪车扬长而去。篮子里的核桃滚落出来,立刻吸引了围观群众的目光。“这核桃个个有鸡蛋大,一看就是老核桃树结的果,原生态,营养好。”瘦老头本是发自内心的一声赞美,却像下达了一道抢核桃的指令一般。刹那间,围观人群蜂拥而上,你拿三个我抓五个,把核桃一抢而空后,纷纷离去。“都怪我这臭嘴。”瘦老头懊悔地给了自己一个嘴巴子,捡起地上的空篮子,走到附近的一个报刊亭,递给老板说:“老板,麻烦你做个好事,把这个篮子放好,日后这个老大姐来找篮子,请还给她。”老板刚才全程目睹了老大娘和漂亮女人发生的纠纷,爽快地答应下来:“你放心,我一定办到。”瘦老头叹息着离开了。商业街又恢复了之前的热闹。太阳当空,转眼快中午了。市政府。市长办公室。刚开完会推开门进来的市长江明,听到桌上的手机响个不停。江明一看电话是父亲江大山打来的,忙拿起电话接听。“江明,你妈到了没有?”江明吃惊地问道:“爸,你是说,我妈来找我了吗?她一个人来的?”“你妈听我说你天天为工作劳心费神,想到家里老核桃树上结的新鲜核桃吃了能补脑,就催着我打了核桃给你送来。我前天打核桃时扭伤了脚,你妈等不及我脚伤好,一大早就提了一篮子核桃进城了。”江明顿时急了:“我妈不识字,又没有电话,她哪里找得到我。”江大山也急了:“这么说,她还没有到?我给她说得很清楚,从镇上乘坐公交车到城里终点站下车后,往前一直走,步行一公里到商业街公交站坐10路车,坐5个站下车,看到门口插着红旗的楼房,里面就是你工作的地方。”江大山认识到市政府的路,是因为他不久前来过一次。江明原本在千里之外的临江市担任副市长,一个月前,临时接到调令,回老家锦城市任市长。江明匆匆走马上任后,这才知道,这个市长不好当。因为前市长是在接到纪委请去谈话的通知时,突发心脏病去世。坊间一直流传,前市长是由于做了违法乱纪的事,被活活吓死的。江明通过近段时间与纪检、公安、教育等几大主要部门的一把手接触,再从各方面了解,已察觉到锦城市有一股黑恶势力暗中操控着的官场,不拔除这颗毒瘤,开展任何工作都非常困难。江明为了收拾前市长留下的烂摊子,整天忙得团团转,连回家看望乡下父母的时间都没有,只是打了个电话给二老说,已经调回到本市工作,在市政府上班。两位老人高兴坏了,江大山便借口给儿子送家里种植的蔬菜,到他单位上瞅瞅。江明没给父亲说自己是市长,免得给他平静的生活带来困扰,只是说市政府有伙食团,不需要自己做饭,让父亲不要送菜来。还提出,以前离家远,怕父母离开老家不习惯,如今离得近,自家房子又大,让父母干脆搬到城里一起生活。江大山却一口拒绝,说在老家农村,一眼望出去,山清水秀,心情舒畅。城里面一眼望出去,密密麻麻都是房子不说,连天上的太阳都是灰蒙蒙的,看着就憋闷。江明只好作罢。这段时间家里的核桃成熟了。江大山知道老伴桂婶也想看儿子一眼,就打电话让儿子回来吃核桃。江明满口答应,说空了就回来。但桂婶左等右等都等不回儿子,便在今天自告奋勇亲自去城里送核桃。江明弄清楚了事情经过后,当下只得安慰父亲说:“爸,你别着急,妈可能搭错车了。她到了我马上通知你。”挂断电话,江明叫来秘书小周:“小马,你去大门口问一下保安,上午有没有一个提着核桃的老太太来找我。”小周不敢怠慢,亲自跑到门卫室询问,回来汇报说,一上午都没有人来。江明初来乍到,不愿倚仗权势,兴师动众派警察去找,就想着再等等,兴许母亲就到了。他万万没有想到,就因为自己一时大意,却差点害母亲丢掉性命。因为桂婶无意中得罪的这个漂亮女人的老公,是在锦城市跺一跺脚,地面也有抖三抖的厉害角色。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休闲娱乐